半澤融資科科長

看了半澤直樹第一集。

我真的是很喜歡日本這種等級制度分明的社會。

當然壓力也是出奇大的。不過似乎也是很具有挑戰性的感覺。在那麼高壓的社會里,每日都在戰鬥吧。

Hotel California, 荒村公寓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30518 011438

九年前,初三夏天,稍晚些的時候。我躺在床上,聽著這張專輯,在讀蔡駿的荒村公寓。

說起來,那時候為什麼要看這本書呢?
想是因為無意間聽到那女孩說"我最近再看蔡駿的書"。希望能找些可以聊天的話題才看的吧。
而為什麼要買這專輯的卡帶呢?是真的不記得了。
後來差不多把蔡駿的小說都看了。那卡帶也聽到壞了。而那女孩,後來也不見了。
再後來,看不了蔡駿的小說了,覺得太爛。
再後來,那首Hotel California 忽然開始在各種小餐廳,商場流行起來。
再後來,一個長的和那女孩一樣,又不一樣的的女孩出現了。
如今呢,又買了這張專輯。聽著,仿佛又是那個夏天。
初中結束,高中未開始。心儀的女孩去了重點學校。要住宿了…
那時只要憂慮那些真好。
好想…
好想躺在床上,聽著歌看書,什麼都不想,和那個夏天一樣。

想那么多干吗?

想那么多干吗?…

记在24岁

二十四岁了。按虚岁来说,就二十五了。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也差不多两年了。本以为当初会直接上班的,后来确读了个研究生,如今还在学校里待着。

这几年比较大的感触是,那些,我知道名字,却没什么联系的人们,一个个的要订婚了,要结婚了,要生孩子了,抑或是,订婚了,结婚了, 生小孩了。这个过程中,两个从小玩大朋友,也结婚了, 也要结婚了。我自己呢, 和女朋友同居也一年有半了。有时也会去想,是不是该结婚了呢?可,仔细想想,觉得结婚是一个很大的事情, 很大, 不可想象的大。结婚对我来说,是个太大的承诺了。我一定要确定我自己能为我女朋友提供我说许诺的生活,我才敢结婚吧。

说回那些,我知道名字,却不联系的人们。他们大都是我从小到大的同学们。过去的某一个时间点,我们要么在同一个教室,或者同一个学校。在那个节点,我们的人生是相同, 所有人都是相同。如今在这个节点,观望着这些人的生活,怎么说呢?唏嘘吧。我总觉得人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浑浑噩噩的工作,结婚,生子,是非常恐怖的事。要有追求不是吗?

自己是越来没有文化了,如今社交网络和微博的流行,我自己被碎片话的东西都还的太深了。所以在24岁生日后的第一天,我决定之后尽量写点东西。尽量每天看点书,渐渐摆脱网络和碎片化,对我的毒害。